嫦娥向天歌

各种不填坑,能吃的cp我都吃,能写我都写,名字全瞎起,经常会突然消失,突然发文吓死你,嘿嘿

『平安夜』

Ash

Todd

Larry Johson

sanity's fall

满足自己的脑洞,sal在监狱的这三年,Ash一定去看过他。

请食用愉快。


在Lise和爸爸在一起那一年的平安夜,sal头一次的有了非常温暖的感觉,他没有戴着义肢,在厨房门口吃着Lise亲手做的千层面。看着Larry在父亲装扮的圣诞树旁,拼命地压低嗓音,弹奏着电吉他,唱着乐调被改编的面目全非的圣诞歌。

Lise和父亲都坐在沙发上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温暖的快乐的笑容。

他边听边笑,直到最后笑的手里的盘子颤颤巍巍都要掉下来。

啪铛!

铁制的盘子掉在了地上,哐啷啷得在地上饶了几个圈,最后无力的停了下来。他抬头看了看这个狭小的空间,才反应过来自己仍旧身处监狱。

冰冷而窄小的床板上自己的身体无法伸展只能整日蜷缩身体,缩在这样一个脏乱而又黑暗的角落里。

不过他刚刚好像真的闻到了千层面的味道,sal自嘲地笑了一声,这里是监狱,只有冷掉的食品和各种腐烂的臭味。

他轻轻地哼了歌,微弱的声音犹如蚊音一般,在这样的昏暗空间似有似无。

"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

new year."我们祝你圣诞快乐新年快乐。

空气都被冷凝住了,他像是一条养在玻璃缸里的鱼,像是Bob一样。他记得Bob最后死在鱼缸里,倒浮在混浊的水面上,双眼空洞,最后被Todd嫌弃地倒进马桶里,顺着水流被冲进了下水道。

"Goo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 .

我们带给你和亲人好消息。

Larry放肆的甩动自己的长发,狂放的演奏着电吉他,即便有几个音符按错了他也硬接着往下唱,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别扭。那是sal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如此地开怀大笑,Larry得意的拍着他的肩膀,对着Lise和父亲说 “兄弟,我希望我们能一直这么开心。"

"Oh, bring us some figgy puddings"给我们带

点布丁吧。

那天晚上sal和 Larry 都看见了,Gizmo自己爬上桌子有模有样地给自己撕了条火鸡腿,然后自顾自地叼着火鸡腿回了房间,还回头给了自己和 Larry一个大大的白眼。两人已经见怪不怪,互相耸肩都保守了这个秘密。

现在 Gizmo已经不知去向。

"We wont go until we got some"如果不给我们布丁我们不会离开,

"So bring some out here.所以就带点布丁来

这里吧。

突然地,牢门被打开,强烈的光亮刺痛了sal的眼睛。

“有人见你。” 他被人从床上拉扯而起,有些迟

钝地走在光亮的走廊里,直到见到玻璃对面的脸,在现实,在脑海里,在梦里,甚至在报纸上,他无法忘记的。

“嗨,Ash...好久不见。"

“sal!"对方焦急的看着他“你还好吗?"她语无伦次地看着sal“我申请了很多次,可是他们都不让我见你"

sal看着她手忙脚乱地样子,突然提出一句“下雪了吧。” Ash愣了一会,反倒冷静了下来,“是的,今天是平安夜。”

sal没有说话,他看着Ash,她的模样和三年前出事前一模一样,只是青肿的眼圈和消瘦的脸颊显得她疲惫不堪。

“我听说,你一直在帮助我寻求法律支援。”他只觉得喉咙有些疼涩“谢谢。”又接着问了一句

“Ben还好吗?”

“那个不懂轻重的家伙嚷着要和我解除关系,好像觉得还不够乱似的,"Ash故作轻松说着,她耸了耸肩“没关系的,你知道那家伙一向喜欢小题大做”

“可是你并没有回家,而是来看我,Ash"sal只觉得眼睛无比干涩,“你和家人闹翻了对吗?”他不自觉的抓紧了拳头。“因为我这个杀人犯。”

她着急的想要解释什么,看着sal的眼睛,却明白解释什么的都是徒劳。

看吧,他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不用掩饰。

“你不用内疚,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,"Ash躲开他的视线,低头摆弄自己摘下的围巾,因为知道能来看望sal,她昨天并没有休息好,感觉有些疲累。

“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....”

“放弃吧,Ash。”她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扎进了心 “一切都是徒劳而已。”Ash攥紧了手里的围巾,猛地抬头看向sal,对方并不躲闪。没有表情的义肢下看不见的他的表情,眼神也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她只是一瞬间地感觉到了什么,紧接着委屈,内疚,不被别人理解通通涌了上来,拼命想找一个突破口,宣泄出来。Ash拼命忍住,这三年来的一切一切,困难的不像话,她四处为他寻求活下去的支援,他却让她放弃?!

“他们想让我死,我现在没有任何退路。你不需要觉得内疚。”

他语气不变的说出这样的话,却不想被任何人理解,不想被任何人所救,就和他们那次在树屋大吵一架一样。

她被气走,结果等来的确实 Larrys死亡尸体却不知所踪,sal杀人坐牢,Todd疯了的消息

她无比内疚,Ash一直觉得一定要为他做些什么,他却自顾自的拒绝了一切可以让他活着的可能。

她突然觉得有什么逐渐在模糊她的眼睛,鼻尖发酸的难受,喉咙酸疼的很 “我去看了Todd,他们却拦着不让我进去,连我给的东西也不能给他,医生说他的情况越来越差,”她不顾形象地趴在玻璃上,恳求地看着sal,眼前其实模糊一片,她只能模糊的看见他在玻璃上的影子"sal,拜托你,我真的希望帮到你。 Larry不在了,Todd也疯了,我绝对绝对不想不想再失去你了。拜托你.....”

“抱歉,小姐,时间到了。”

眼泪被她Ash硬生生地憋回去,她并不想在这里,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丑态。

对方沉默半天,看着她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,便说道 “Larry有一盒CD,放在我后来和Todd的公寓里,你可以帮我看看还在吗,是他最喜欢的 sanity's fall的歌,有空去树屋放给他听吧。”

“什么?"Ash疑惑地再次抬头,却只看到sal被带走的背影。

再次回到冰冷的牢房里,sal抬起手摸了摸空气,刚刚接触到Ash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,才感觉到一点点温暖,只是时间不长,那短暂的感觉即刻就离他而去。

没有一会牢房里又响起了那轻微的歌声,sal坐在冰冷的床板上,环抱着自己的双腿,闭上双眼,接着沉浸在回忆的温暖里。只是他的身体依旧被冰冷的空气包围地毫无知觉。

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

ew year.我们祝你圣诞快乐新年快乐。

Goo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.

我们带给你和亲人好消息。

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

ew year.我们祝你圣诞快乐。

Oh, bring us some figgy puddings

给我们带点布丁吧

And bring it out here.

带到这里来吧。

【END】

 

在网易云上搜索sally face的电台,有你们最喜欢的摇头歌!还有游戏里的插曲!
我就是要成仙!

这便是作者大猪蹄子本人了。
bill上有他的自我介绍,是一位大大搬运的。
AV10164344

一个战争AU

Megan herm

Larry Johnson

sal fisher


LS初相遇吧,希望你们会喜欢。

(本来想酷酷的发个链接,结果就不会弄,很倒霉。)



sal被吵闹声惊醒,他听见护士们在慌忙的准备药物,柜子不断关开声和药瓶互相碰撞的声音,他还看见了Megan站在门口,满手的鲜血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

“sal哥哥……我看见有人出了好多的血…”

可怜的Megan,新来的护士跟随他来着离前线最近的医院,面对这样的情况总是需要时间适应,可是患者的伤情等不了时间。

他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摸了摸脸上的义肢,解开了脑后的一个扣子缓解一下束缚感,又深吸了一口气。

sal刚刚做了一场维持两个小时手术,可还没有休息到30分钟,又一批的伤员被送了进来。

他站了起来 “你需要勇敢一些Megan,”sal走到她面前,递上一块洁净的白手帕,“他们需要你,快去清洗你的双手吧,准备好了就来急救室帮我。”

他看到了Megan的眼睛里的泪光,却没有时间去安慰这个可怜的女孩。



sal可以说在原先城市中的大医院中最为出色的外科医生之一,虽然脸上的义肢让人对他有些敬而远之,但这并不妨碍他精湛的医术被人们所称赞,在国家爆发了战争之后,他递交了前往前线救助的申请。



这间医院非常的简陋,病房并不够用,医院大厅内铺满了床单,充当病床,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病床,伤员不断的呻吟和痛喊夹着一些不能入耳的脏话,白色的纱布透着血色,不断地刺激他疲累的眼睛。

一层的空间用几层薄薄的纱布帘子隔开,留有靠外的几间作为急救室。

急救室里的人手忙脚乱,不断的有人掀开帘子走出走进sal还未走近就已经看见了大片的血红,还有两个士兵?他颇为不满,怎么能让外人呆在急救室里。

“患者的血还是止不住?!”

“有人去找sal医生了吗?”

“我的上帝,该怎么办?!”



sal拨开在病床前慌乱的人,“安静!”他瞧见近处的护士手里端着各种器材和手套,便利落地戴上手套,说着“请无关人员出去,”

无人回应,四下安静,他抬头看向那两个士兵“请你们出去,你们会打扰我们对他进行急救”,其中一个却突然他敬了个礼,“我是××旅××连872队伍中的士兵,”sal撇了一眼他头盔下露出橙黄的头发,然后自顾自地开始给床上的伤员止血,“我叫Todd,他是我们的下士,我们的兄弟,我希望你能对他负责。”

“我对每一个病人都会认真负责,现在请你们出去。”

“医生…他救了我们…”

“士兵的职能难道不是回到战场吗?”他冷声打断对方说道,“请不要打扰他的治疗”

隐约地能听见,远处几声爆炸,sal已经无暇顾及他们是何时离开的了,这家伙伤势很凶,腹部被炸开了一道大口子,肠子混着各种液体顺势而流出来染红了床单一大片,难怪他们如此的惊慌失措,脸上被各种灰尘和泥土遮盖,看不清容貌,这家伙,身为士兵居然还留着一头棕灰色的长发。

然而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

sal利索地报出各种器材和药品名称,从身边的护士长递过他需要的,他按照脑中的步骤一步一步认真仔细地对他实施施救,只是他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温度逐渐在变冷,sal自从小时候受伤之后对生死无比敏感,当下的情况只怕不好。

“血库的o型血还有多少”他抬起头时看见了躲在门帘后的Megan,

“只怕不够这位患者使用的,”身边的护士长不安地说着情况“sal医生……”

“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位患者,去召集所有的护士,问问谁自愿献血,”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看见了Megan走了进来,

“我愿意,我是o型血,”女孩努力的鼓起勇气,说话的声音不断变小,双手仍在不断的揉搓,不敢抬头看人。

“去吧,”sal对她鼓励的点点头,示意她跟随护士长前去,着接着又投入治疗中。



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送进来的血袋已经开始起作用,血袋里的血通过透明的管道和针孔进入了伤者的身体,sal感觉自己的脖子不断的加重和酸疼,可是他不敢松懈,面具下的面孔已经变得麻木了,突然地有人死死抓住了自己的胳膊,那张满是泥污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突然放大在自己的面前,sal着实被吓了了一跳,现在是缝合伤口的最后阶段,伤员却突然醒了,不止是sal,包括在场的人都被吓到了。

“他妈的,狗屁东西别想让我死!”接着就听见了一声劲风朝他过来,sal猛然间反应过来“按住他!”话音刚落就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拳!

sal只觉得眼前一亮白光,接着天旋地转,然后就啪的一声,酸涩的疼痛直直冲上脑门 他只觉得脑子里噪音不断,sal顾不上了,“镇定剂!接着缝合伤口!”他确保用了自己的最大声音,保证其他的医护人员能够听见。

接着他就被人扶出了急救室。


我的心思细腻,只在别人言语间抓住对方对我的轻蔑。
一个眼神一个举动,都让我觉得很可怕。
那我就想躲起来。

我因别人的痛苦而悲伤
我因别人的爱情而幸福
一切的都被别人的喜怒哀乐填满了,哪里有别的空间留给自己。

叶问舟×你

*一时兴起为朋友写的,结尾可以是你的名字哟,没玩过端游,自己写的,希望会喜欢。

你兴冲冲直往茶楼的方向跑去,不管差点把门口小二端的茶打翻,只急匆匆的说了句冒犯了,就踩着楼梯直冲上二楼,听着楼上的笛声悠悠扬扬且不急不躁,在你的心里好似点开了一层涟漪,便不顾什么温婉淑女,更不管旁人惊讶的目光和议论,急切的往楼上赶。

“师兄!”

即便是许久不见,你也一眼认出了面前的人,明明他已经离开汴京三月有余,比起之前消瘦了许多。

你看着他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竹笛,笑盈盈地看着你,指了指身旁桌上的盘子,里面有几朵粉嫩嫩的莲花酥正在冒着微微热气,旁边还有一份用红色绢布包的包裹。

“师妹你来啦,刚买的莲花酥……”

叶问舟还没说完话,便被你紧紧搂腰抱住,鼻尖渐渐发酸,多日的思念被哽赌在自己的喉咙里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,最后只说出来了一句

“师兄……我好想你”

当初为了解自己的蛊毒,叶师兄三月前便离开了自己,每半月来信句句不离询问你的病情如何,嘱托你一定要听大夫的话,好好吃饭按时服药,千万不可乱跑,等着他寻药归来。

你心疼师兄的消瘦,想着他定是没有好好照顾自己。又想着师兄是为了自己才出去吃苦,心上不免又是一阵心酸。

叶问舟低头理了理你凌乱的发丝,正想笑你如此的不注意形象,却瞧见你眼中的泪花,顿时有些显得慌张。

“师妹?!你怎么哭了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你松开手,扭过头想自己拿块莲花酥吃,好不让师兄担心,却瞧见了那块红包裹,差不多有一块砚台那么大,顿时有些疑惑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哦,这个啊”叶问舟拿起那方包裹,轻笑着看着你疑惑的模样 “我已经找到了治好你蛊毒的方子和药材,这样你就可以痊愈了!”

“太好了!”你开心的差点就要蹦起来!暗喜这样师兄就可以不用离开汴京了,自己的身子也能好起来不让他担心。

他却打开那方包裹,抽出一张大红色的折叠纸张,递给了你。

“这是?”师兄看着你疑惑的模样,努力的抿着嘴角,只是眼中的盛着喜悦快要溢出来出来了。

“念出来。”

你从一开始的疑惑变成惊喜,你的耳根都已经烫红一片,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你面前的叶师兄他也早已满脸通红,羞红着脸颊认真看着你,

“你愿意吗?师妹?”

如此可爱的人儿,他那透彻的眼眸里,独独占着你一个,那不知何时埋下的情愫在他叶问舟的心里扎根、发芽、生长,最后成为他的终生所愿。

这样可爱、专一的人,让你如何不愿意!

洞房花烛夜,他掀开了你的红头帘,穿着红色婚服的叶问舟如此的好看,那眉眼带笑都是因为你,到了这时候他竟比你还害羞,通红的脸,断断续续叫出一声

“娘子。”

你倒也不在意,大大方方喊了他一声夫君

他的眼睛一时间像是点亮了,直直的看着你,似是想说什么,你抓住他伸出的手,也不羞涩,看着他说道

“我都知道,你对我一辈子的承诺,都在那张婚书里写完了。”

叶问舟 ××(你)

愿结为夫妻,此生不渝。

END

这是我的宝贝心血!请大家多给点小心心吧!!!!

不会画画的Nana:

本来想做个隐藏图来着ಥ_ಥ

早上来一个可爱的奈布,醒醒神吧!!

不会画画的Nana:

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之前的帖子莫名其妙说违规了,害怕。

第五片段

*冒盲!

*一篇小短文,一个关于昨晚的小灵感。

*库特先生说的故事即使是谎言,他也想被人需要。海伦娜小姐则是他需要,也是想被需要的人。

*请多一些人喜欢海伦娜和库特吧!他们的粮真的很少!


1.请您明白,我虽然是一个盲人,但是我并不是什么都看不见,这世界有什么我都很明白。

2.荒诞的故事中一个奇妙的世界,却依然觉得很有意思。

3.你只是一个沉溺在别人故事中的小人,你可以用故事躲避过往,
她摸了摸自己的眼镜,镜片之下的,是无法看清事物模样的混沌。
它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,提醒我过去的伤痛。

4.我知道,他手足无措的放下手中的故事书,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沉溺在故事中吗?
对方意外的沉默,静静的坐在椅子上,面前桌子上茶杯散发着香甜的气味,温柔微凉的秋风撩起她的棕色头发,
就像期待他故事的结局一样,等待他的回答。

6.被人需要。我所沉溺的,是为别人讲故事。
拜托,请您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吧。他的语气很诚恳。她沉默着,紧紧攥着的盲杖的手松了松,隐隐约约的能闻到书页上的油墨香,接着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7.“你说,会有治愈盲人眼睛的神奇泉水吗?”他愣了愣,今天的故事还没有开始。“我知道,”她歪了歪脖子,将头侧靠在椅子上,棕色的头发散开,她的视线直直看向窗外,就好似她真的能看到一样。“我只是,你知道的”她又将视线收了回来,看向他的方向。
“我也想需要一点虚幻的希望。”她的声音沙哑的毫无生机。

8.她捏了捏手中印制粗糙的车票,正在探路的盲杖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,人们的脚步声纷纷绕过她朝身后走去,她就像是一条孤舟在逆流中前行。

9.“我不害怕,”她看着他的方向,就可以确定他在那里,“那些地名,那些书中风景,那些善良而奇妙的人和事。库特先生,”她攥着盲杖的手心里已经出了汗。“你只愿在书中听闻吗?”她急切而又满怀希望的看着他在的方向,然而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,只有粗重的呼吸声。

10.叮当当
车已经开动了,她回想着故事的情节,“你从前行火车的窗口会看见有白色鸟儿跟着列车飞行,白色的精灵会跟随着你去目的地,你将会看见前所未有的风景。”她的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耳边只有火车的前行的咔哒咔哒声。只是脑袋一热才会这样想到去旅行,她默默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蓝色丝巾,这是库特先生为她挑选的,这是天空的颜色,他当时语气很高兴,这是自由的象征。

11
“我可以自己坐在这里吗?”她点了点头,正想着是否要在下一站下车回去,却闻到了熟悉的淡淡的油墨香,“库特先生!?”她略带惊讶的问到,
“是我,海伦娜小姐”他坐在她的对面,“我很高兴和你赶上了同一辆车。”
“我想了很久,你说的对,我待在书中,在那个自欺欺人的世界待的太久了,我应该和你同行,”他在努力压抑自己兴奋的语气。
“这一次,是你我同行的故事”

12.手中的故事本全部都是空白页,他们的经历将会变成神奇的故事。一笔一划的认真描写下来,不论结果如何,我都会陪你一起前行。
即便双眼无法看见,可心里已经有了最为美好的风景。
这便是最真实的希望,不是空构的,不是虚妄的。

有没有所谓的治愈一切痛苦的神奇泉水其实并不重要,海伦娜心里想着,库特先生在旅途中仍旧不断的和她说着那些奇妙的故事。
那干枯的心上,咔擦的裂开了一道口子,一泉潺潺的流水慢慢划过,带给她心里的一路的鸟语花香,和所有从未见到过的风景。
她从未看见,就已经知晓了这世界神奇的所有。

END